· 刷牙苏TT ·

    转眼就到了年二十八了。恍恍惚惚地一年就走到了最后几天,或许我也应该好好回顾一下过去的这一年多时光了,本来只想回顾一下过去的这个虎年,却发现牛年的最后几个月也是值得一提的,因为有些东西关乎到一个持续了好几年的梦想,那,就回顾吧。

    部门的人越来越少,JY那孩子前几天就闪回湖北了,某邮的技术总监昨天在调试系统的时候不住地给家里打电话,他孩子似乎生病住院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大家都赶着回家过年。

    由于既不需要置办什么年货,也不需要千里迢迢地赶回老家,我自然是会在这里呆到年二十九才走人的。最近得知一个还算不错的消息,自己获邀参加年后的某会了,然后这些天就在写报告玩。其实报告去年十月份就已经写好了,只是经过了三个月的时间,引用的数据需要更新,一些观点和解决方案也有了一点改动。很难说自己是不是运气好,仿佛一切都是安排好了一样,就那么顺其自然地发生了。还记得几年前的一个傍晚,和XY走在内环的路上——那时的XY还不像现在这样,那时一切都还简单得像白开水一样,那天天空湛蓝,微风拂面——我说,我觉得以后的视频都会文本化,所有视频当中的元素都是可选的,可交互的。XY说,W老的想法太超前了,这需要软件和硬件都发展到极高的水平才能实现。几年过去,当初种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居然在逐步成为事实。当我大三暑假在TX实习的时候,并没有再跟同在北京实习的XY提起过当初的那些想法,但是每天下班后,回到租住地,便会打开电脑,用FLASH做着那个交互式的视频网站——我的期末作业,事实上,我甚至准备把它作为自己的毕业设计。经过一个暑假的探索,那个网站的模型终于呈现在自己眼前。尽管它是那么的简单,但是我觉得它似乎预示着某些曾经的幻想成为了可以实现的现实。

    一次很偶然的机会,在佛山的一间办公室里,一个叫ZFL的人跟我和KW说,微软刚刚推出了一款叫做银光的东西,Adobe的日子不好过了。我当时并没有想过,三年后,我会用上这种技术,去开发一个程序模型。同样我也并没有发现,那天哈哈与我相距或许只有几个街道。

    从北京回来,便进入了校园招聘的时节,和两年前在佛山与ZFL聊天所说的一样,那时的我,主要的意愿还是去创业的。事实上,当我还在北京用FLASH做元件的时候,KW已经让我把自己的身份证快递回去了,因为我们的公司很快就要注册下来了。当我回到广州后不久,便成为了neog公司的五个创始人之一了。当然这个名头于自己而言,没什么实际价值,一方面公司暂时还没什么收入,另一方面自己也颇为困惑自己在团队中的位置。自己一贯以来的想法是做一些有趣的东西,所谓有趣,就是起码产品是能够做到激动人心的,不仅仅激动自己,还得激动用户,要是前人没有做过的。可是一个新成立的小公司,除了做网站的时候会用到自己,其他地方便没有太多施展空间了。当然,这也并不是说公司不好,如果让自己真的潜心做几年网站,大概也是可以有一些成果出来的。看着一个公司在几个同伴的努力下不断发展壮大,也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只是这时心中多了一个想法:找份工作。

    自己找工作的标准简直可以形容为自虐以及虐人的标准,一方面要属于行业内顶尖的,一方面要不那么累的,然后再附加一条,最好能有很多钱的。要么满足其中一条或者两条,要么三条全都满足,其实现在回想起来,能够满足这些标准的公司加起来能够有个四五家就算是谢天谢地了。后来的情况也说明了这一点,前前后后投出的简历也就十来份,其中还包括在家人怂恿下不情愿投的NH。换做其他人,大概就会觉得这样是万万不可能拿到offer的了。当时我心里也是这样想的,作出这样的选择,也主要是因为自己手头握有创业的可能。如果硬要自己退而求其次,去个二流公司,那还不如自己努力把neog做成个一流公司。

    即使是只投了这么几份简历,还要因为一些时间上的冲突白白放弃掉几个。投WY和TX的时候,两个公司同一天笔试,觉得进TX都没什么可能,于是去了WY笔试,结果在自己的职位只有五个人报考的情况下,WY居然没有通知任何人去面试,在几个月后,我闲得无聊登陆网易校园招聘的账号时,才在某个角落里偶然发现一封11月发出的邮件:TT同学,你在笔试和面试中的出色表现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是我们认为你不适合这个职位……当时汗流那个浃背,本人完全想不起来在何种情况下参加过贵公司的面试。。。而另一边,TX居然在我没有参加笔试的情况下通知我去面试,面试的html哥哥扔给我一堆题目,说:我看看你写代码的能力,当时就知道怕是要杯具了。尽管N多人认为我是个技术男,但是,我真的不懂技术。。。

    后来TX的html哥哥给了我一瓶可乐,两个人在东苑的走廊上聊了几分钟,他告诉了我一些关于如何学好html的经验,然后这次面试宣告结束。

    随后,有一家名叫KL的网游公司开始了校园招聘,之前是不知道这家公司的,不过后来听说三国风云是他们开发的,于是觉得大概是要尝试一下的。宣讲会冷清得让人打寒战,现场的笔试题也很是无聊,不过带着一丝希望,还是发了封简历去hr的邮箱,然后他们回信说我没有附带作品。。。我囧,邮件后面斗大的“附件”字样他们居然没有看到。。。好吧,又重发了一封,不过这回就石沉大海了。我这边的附件下载次数显示,他们没有下载过我的附件。既然是这样对待应聘者的态度,那么这家公司大概也是没什么大的发展了。

    进入十月中下旬之后,先后投了NW、NH、NF、BST、SH、BS和XL七家公司。期间家里觉得我是找不到工作了的,便托了个关系让我去参加WY房产的实习生招聘,我觉得很难再找到比这个更无趣的找工作方式了。跟一群大二大三的小朋友竞争,去应聘一个实习生岗位,然后被告知实习满半年之后就可以转正了,职位是房产频道的网编。出于各方面的考虑,我走完了所有的招聘流程,从投递简历到一二三面,甚至参加了体检,然后在他们通知我可以上班的时候,告诉他们,毕业论文没搞定,去不了,然后这件事情也总算是画上了句号了。当然,这样做也是要付出代价的,为了WY的体检,我放弃了BST的笔试,这是一家我非常看好的公司,无论从他们所做的事情还是未来的发展趋势来看,都是极具发展潜力的,而且似乎在短期内也只有这家公司才有可能实现我对于交互式视频的应用设想,还记得在给他们的简历里面,我把自己关于视频文本化的想法写在了最后,期待着有一天能够创造一个全新的试听世界,但是一次毫无意义的体检,结束了自己在BST异常短暂的求职历程。不过这个世界就是那么无趣,哈哈那孩子参加了那次笔试,并且在若干波折之后顺利进入了BST,然后在一年后的今天做着一个SM的孩子应该做的事情……09年的11月,当我在纠结着“全家都房产”的问题时,哈哈是我最好的倾诉对象,我猜测,自己那时也是她最好的倾诉对象。当我在ZFL的办公室时,我与哈很近,心却似乎很远,几年后,那么多故事交织着,我们似乎就这样走近了。

    NW是在家人的怂恿下投的,是我见过的最恶心的招聘,简直就是一个NW子弟的大聚会,各种暗箱操作,各种无趣。NH则是因为去了一个什么精英学子见面会,本来想投GOOGLE的,结果这家公司只招一个去北京做市场的人,要求颇高,我连他们的职位介绍都看不懂,环顾整个见面会,似乎也就一个NH还可以考虑了,接收简历的姐姐看了一眼简历,大概是觉得我还不错,便直接让我写了自己的身份证号码,然后告知我只要回去网申一下就行了。数天后,收到了他们的笔试通知。之后是面试,之后是体检。不过当我收到面试通知的时候,得知有了家人的助力,心便凉了半截,和面对WY一样的做法,把所有流程走完,然后在收到NF的offer时,果断去NH拿回自己的三方协议。我很不喜欢自己的工作与家人有半点瓜葛,宁可去一个没有任何所谓熟人的行业,也不希望自己的求职过程中有一丁点水分。

    至于SH的应聘,纯粹是因为觉得自己从没去过招聘会,既然在中东开了一场,那就去看一下吧。在排了不知道多久的队之后,终于入场,在滚滚西装以及短裙黑丝的人流中寻找一份工作。大概因为金融危机的缘故,可供选择的企业并不多,看来看去,也就一个SH还有一个不记得叫什么的广告公司可以考虑,那个广告公司说要去他们的网站上做题,就直接无视了,而SH则是问完学习成绩、社团经历之类的问题后要我回去等通知。当时我并不知道在一天前,他们的一个副总涉嫌经济问题,被抓了。然后又是笔试、面试。。。在面试的那一天收到了BS的面试通知,直接无视掉。SH面试的时候,HR问我,你觉得社团活动最重要的是什么?答曰:其实社团活动都差不多的,区别只是在于事后宣传得怎样罢了。然后就杯具了。当然对于我而言,这也不是什么杯具,因为本来就没想过要去。

    而自己最为满意的,就是NF的应聘过程了,至少到今天为止,还没有发现家人介入其中的迹象。一切流程都很正常,当然也遭遇了群面只有三个人的囧况,但是人少也有人少的好处,话说得多,自然HR知道的东西也就多,知道的一多,自然胜算就大了一点。二面的时候是M姐、H主任以及X哥面的我,很顺利地通过了面试。之后的小插曲是他们在我把三方寄给NH后几个小时,电话告知我,我被录用了。于是就有了周一早晨火急火燎去NH拿回三方的故事。

    在等待NF二面通知的时候,顺便投了一下XL,不过后来也证明他们也只是顺便招一下人而已的。因为似乎没有人收到下一步的通知,这件事情最终也就被人遗忘了。

    然后2010也就那么不知不觉地来到了。而T跟哈,也就在这种不知不觉中,在一起了。仿佛新年舞会的名字一样,爱临一零年,一切自然而然地开始了,开始之后也就没有了结束。就仿佛那个湛蓝的下午一样,很自然地聊到了那个想法,于是想法便一直留在了脑海中,一直发酵着,发酵着,等待最终酿成甘露的那一刻。

    大三的那个暑假,与一同实习的一个孩子聊天时,她说自己曾经与江艺平有过一段交谈,江艺平对她说,你很出色,在中国最好的网站和最好的纸媒都有过实习。回想起来,自己是否也应该这样对自己说:你很出色,在中国最好的网站和最好的纸媒都拿到了offer……当拿到NFoffer后的一个月,TX原来实习的老师跟我说,他们老大觉得我不错,想招我过去。这样的邀请在随后的这一年当中又发生了几次,我婉拒了,自己更愿意尝试着去一个传统媒体做新媒体的事情。有些看起来不可能的事情,经过努力也是可以发生的。无论是自己曾经梦想着能去TX实习,还是后来梦想着能和哈在一起,又或是大一大二梦想着能有一家公司……大概只要梦想一多了,实现梦想的几率便大了吧。拿奖学金、过六级之类的梦想怕是没有了实现的可能,而一切只要顺其自然,不带着明显的目的,但坚持全力去做一些事情,很多东西就那么自然而然地成为了现实。执着这种事情,有时很恐怖,有时也很美好,如果自己不执著地要靠自己的力量去找工作,现在恐怕也是只能做个房产频道的网编了,一直都执着于自己的选择,不喜欢他人的干扰,这大概就是我的人生信条了吧。

    与哈在毕业前的这半年,是自己学生生涯最快乐的半年,当前途不再让人烦恼,生活便开始变得纯粹。积累了三年多的梦想,一个个地在成为现实,不知是命运如此,还是自己改变了命运。

    一年又一年,小的时候,每一年快结束的时候,都会对过去的这一年做出总结,对新的一年展开想象。一直坚持了好多年,而过去的这一年,一切的发展似乎已经远远超出了想象,难道只是因为自己运气好吗?仔细想想,似乎又不全是这样。

    其实自己应聘NF的这个职位本身是很低端的,无非也就是做做界面什么的。IN的想法跟M姐提过一次,她说过几天再找我仔细谈谈,不过这个几天没有具体的范围,过了几个月也没有等到那一天。我在这段时间抽空写了一份17页的报告,找机会交给了M姐,M姐转发到部门老大,当即引起重视,不过约谈之后也没有了下文。之后的这段时间,我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做了一份详细的功能规划,又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构建交互模型。然后恰逢创新周会,在会上展示了自己的程序模型,然后部门老大建议把这个想法写成论文,争取参加集团的战略研讨会,由于之前做了几个月的准备,论文只需要补充一些数据和充实一下论点。随后被告知,自己将作为特邀代表参加这次研讨会。看了看与会的名单,自己无论从年龄、职位、学历来看,都是所有人当中的小小小萝卜头。不知道往年这样的会议中有没有新员工参加过,但是我相信自己能够带给他们一些全新的东西。

    有人说,机会总是让给有准备的人,我不像XY那样,会为机会去专门准备一些东西。我只是认准自己所做的事情而已,我只关注自己做的东西是否“有趣”,我把这种“有趣”定义为激动人心。一切工作,如果不能让旁人看起来激动人心,那么这些事情也就不再值得自己去做了。如果这是一件无趣的事情,例如让大家觉得繁琐无比的派报纸,我也渴望让它变得激动人心,它所激动的是我自己的内心,诚如几个月前在空间中写的那样,我会去寻求派报纸的最佳方式,让自己获得更好的用户体验。一切事情都可以变得很简单无趣,但是一切事情也都可以变得丰富有趣。我从不为机会的到来而专门做准备,因为我所做的种种准备,本身就可以创造无数机会。

    当我在给TX做某传媒视频的时候,T妈说,好好做,以后当成自己的一个作品。可是我会觉得这一切都不足以增加自己能力的筹码,正如IN一样,天知道它会不会带来什么变化,我只知道,它一定可以满足用户的某种需求,我所期待的,也正是用一切可能的手段去满足用户的需求,无论是最简单的派报纸,还是最复杂的程序开发。

    我想,这就是自己对于过去这一年多的总结。很多东西,过去了,便淡忘了,而也有一些事情,不论过去多久,都历久弥新。正如几年前看到的湛蓝的天空一样,它无数次地出现过,可印在脑海中的,却只有那么几次。生命中会遇到太多太多的人,而遇到哈,便是T人生中最美的一段时光。其实,几块钱的证件并不能说明什么,它只是以法律契约的形式判定了两个人的关系,我所期待的,是这份契约背后真正维系两人关系的东西,它对于我而言,是永远不能淡忘的。

    就这些,愿TT哈哈兔年幸福。^_^

One thought on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Have you Subscribed via RSS yet? Don't miss a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