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看不得这个

· 刷牙苏TT ·

大半夜的不想睡觉,从备份数据里面翻出一篇十年前春节前夕写的文章,忽然就有了很多感慨。

十年前,还是充满着无限可能的年纪。那时被我称为IN的一个产品正在头脑中逐渐成型,尽管它最后没有做成,但是确实是自己最接近创造一个伟大产品的时刻。

那时我还在报社,一个刚入职不到半年的愣头青,对一切都充满好奇。六年后,当我离开报社时,并非因为对报社失望,而是我发现当初的那份热血正在流逝,我的能力已经不再符合岗位对我的要求了。我渴望成为一个能够解决问题的人,但在体制内,当你做到一定级别后,就必须要成为一个避免出问题的人。

那时我跟哈哈还住在共和出租屋,新买的房子刚刚过完户,住进去却是半年以后的事情了。在出租屋的那一年,生活简单,又有一点点生涩。在出租屋里种下的绿萝,辗转十年,历经各种磨难,直到现在,还生长在阳台的花盆里。而生活也是这样,有快乐,有摩擦,也有惊心动魄的时刻,幸运的是,十年后,我们仍然生活在一起。

十年前,在法律层面上,我有一个公司,叫集奕。但我其实并没有属于它,无论是身份还是心灵。我只属于过一个叫做新基因的工作室。十年后,我有两个公司,一个叫拓鲸,一个叫九点,我并不希望自己属于它们,但我知道自己离不开它们。工作于我而言,重要性似乎在逐年下降,尽管这样的状态来得似乎有点为时过早。

就这样,十年时光,工作和生活交织、变化、冲突、延续,十年前的文字,读来仍然是熟悉的,但我知道,它们已经是遥远的了,是那个二十三岁的、即将步入二十四岁的自己的呓语。

现在的我,写不出那样的文字了,不过也幸好,我写不出那样的文字了。

有阵子没来这里了

· 刷牙苏TT ·

最近事情挺多的,现在手头也有几档子事要弄,但是有点累了,就先停一停,写写日志吧。

其实现在的状态并不是自己最满意的,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可能也是下太多军棋的缘故,有十年没下军棋了,三月开始又下了起来,但是下多了以后又觉得有点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每天晚上的军棋主播还是喜欢看的,自己下则比较喜欢打评测,毕竟水平高一些。如果不打评测,500分以上的房间太难了,我的水平还不够,50分以上的房间水平参差不齐,下法也了无新意,所以现在总体上是一种比较尴尬的阶段。

今天腾讯新闻APP可能出了问题,一直刷不到数据,新闻推送却可以正常接收,微博上也没有人讨论这个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现在公司也没有人,他们都有自己的事情,估计今天都不来上班了,我一个人独处也挺好,发发呆,睡一睡。夏日的时光闷热非常,午后下了场雨,雨后的风从阳台吹过,带来水蒸气并夹杂着尘土的味道,并不好闻,也不凉爽。

一切都如我现时的心境一般,总觉得有事没做,但又不想去做,事与事之间拧巴着,心情与心情之间也拧巴着,要想个法子化解一番才行。

心不在焉

· 刷牙苏TT ·

上午骑车,过了小桥以后,连着遇到好几次麻烦。被一个骑车走神的人撞到了后轮,又两次差点跟共享单车碰到一起。也不知道是我心不在焉,还是他们心不在焉。

心不在焉,那便在乎彼。

昨晚下班回家后,哈哈莫名其妙地对我不理不睬。我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问了也没有回答。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了,但凡遇到节假日,或者爸妈从花都过来,她都鲜有好脸色,像今天这种工作日的,倒是不太常见。不过我的印象也未必可靠,恐怕从今以后要做一个统计,每每遇到都记录下来,看看一年时间里,发生率有多高。

翻了翻Appstore上面记日记的APP,有个叫『素记』的,名字很难打,但是我居然是下载过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又下载下来,界面还挺简洁的,以后有什么事可以记在上面。

上初中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我是上初中的时候开始下四国军棋的,之前整理旧数据时,还能找到当年的军棋复盘文件,但是都损坏了,打不开。三月中下旬,我又重新开始玩四国军棋,下了一个多月,到这个五一假期,涨了100多分,从副营长升到了副团长,于是不能再进连营专区玩了。现在QQ游戏也没人运营和维护,感觉一群人像是在一个远古的废墟上玩耍。下棋的时候,如同在回味十年前刚进报社,一切都充满希望的样子,一局棋结束,看到弹出的那个明显是程序bug的黑乎乎的窗口,便又被拉回了现实。

是啊,好多事情,美好的部分慢慢消逝,要在回忆中才能找寻得到了。

昨天又重新开始记录每天的收益了,停了两个多月,资产多了2600块钱,盈利增加800多,仿佛三月的大跌不存在一样。其实,我真的希望它不存在,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我也希望它们不存在。

这人也真是奇怪,前一秒还念着旧,后一秒又想忘记。

就觉得挺没意思的,早上如果真跟那几辆车狠狠撞一下,兴许反而会有意思些,但这样又免不了要受伤,可能晚上还没法跑步做运动了。

那还是算了。

你好哇,2021

· 刷牙苏TT ·

时间匆匆走过,上篇日志已经是5个月前。

这几个月其实也没有把笔头闲下来,基本上维持着每周至少一篇日记。最近半年来,我都在思考一个问题,什么样的方法,才能让一个人的故事更好地保留下来,即使很多年后,人们还有机会看到它们,我是不太信任博客、微信、微博这类数字媒介的。直到今天,我仍然可以看到、触摸到外公外婆七十年前写在日记本上的文字和通过胶片洗出来的照片,但即便是我七年前写下的网易博客文章,现在也已经难觅踪影了。另一方面,即使数据能够保留,随着技术的变革,也许在若干年后,它们也变得无法读取,一个当下显而易见的例子就是FLASH,随着各个浏览器对它的停止支持,以及相关插件开发的终止,我在大学时制作的大量FLASH动画已经很难正常打开了。也许再过若干年,DOC文档、html网页,这些现在习以为常的文档类型,会如FLASH那样,不再被市面上的软件所支持,他们虽然还存在,但已经变成一堆不可读的垃圾。

这一连串的感慨,促使我在最近的几个月里,都在对各类资料进行整理和备份。去年我的一块硬盘坏了,里面有很多数据没有办法读取出来,通过对大学时期刻录的200多张光盘重新整理,对曾经保存过部分数据的、仍然能够读写的移动硬盘进行数据恢复,对百度云上的数据重新下载等方式,我相信大部分数据现在都是完整的。但遗憾也不可避免地存在着,外婆在09年接受我和同学访谈的原始视频、过去十多年间收集的各类网页存档,还有很多看似零碎却在回忆中有着重要地位的资料,都已经难以找回了。

资料整理是一个漫长而繁琐的过程,我几乎每天晚上都在整理,已经持续了近两个月,但还有大量数据躺在硬盘里;我还计划对自己从小学至今的纸质日记进行数字化转存;此外,对外公外婆过往日记的整理也一直在进行中。我有时也在想,耗费那么多时间在这些事情上到底值不值得,但在心底有个声音跟我说,这一切是值得的。也许有的人不喜欢回忆过去,但我不是这样的人,我喜欢回忆,我喜欢保留一切与过往经历有关的事物,我喜欢记住所有好的、坏的、高兴的、难过的事情。如果说,人作为一个生命存在于世界上,什么是他独有的,我想,那就是他的记忆。不会有两个人有着完全一样的记忆,那些人和事,便是我的财富。

回看多年前那些视频和照片,那一个个鲜活可爱的人儿,总是让我心灵触动。我看到了自己的小学,现在那里是一个楼盘,校舍早在十年前就被拆除了;我看到了儿时的玩伴,现在我们天各一方,已经丢失了联系方式;我看到了少年时的同学和老师,他们当中的很多人,我已经叫不出名字。但那时我们是多么的快乐啊,照片里的表情,视频里的欢笑,那些都是真实存在过的,那些故事我不忍心忘记,更不忍心把记录它们的载体丢弃。

我小心翼翼地为每一个文件夹重新命名,标注好时间和事项,而照片和视频,则按照时间和事件进行详细归档。在这之后,也许我还会花大量时间去扫描纸张、在电脑上输入用笔写下的文字。我知道这个事情要做很久很久,但每天晚上坐着发呆也好,看电视也罢,时间总是要流逝的,与其任它流逝,不如去做一些我觉得重要的事情。

生命是一场漫长的旅程,这旅程也不全是活在当下的,花些时间,回头看看,也是值得的。

只是想写一点什么

· 刷牙苏TT ·

到了晚上不太想睡觉(尽管也是有点困的),所以回来写点东西。

这些天零零碎碎的对自己有一点思考,就是怎样才能活得更有意思一点,以及怎样才能让生活没有后顾之忧。

两个问题可以视为一个问题,怎样才能在一个比较舒服的状态下,维持一个不错的生活。

八月还有一个交易日,如果不考虑最后一个交易日的收益或亏损,过去的这个月,所有资产的收益为14000+,而七月的这个数值更高一些,达到了27000+,我是从六月底才重新开始统计自己的每日收益的,所以没有六月的数据。

如果能够一直保持这样的收益,那当然是很棒的一件事,除了这种具有不确定性的收益,我希望自己的资产性收入能够从房产中获得,达道路的房子这个月租约到期,租客没有续约,新的租客还没有找到,即使找到,租金应该也是没法跟去年比了。去年每月能租到5500,今年能够有5000就不错了,估计最终的成交价还得比这个低。当然这样的租金是完全可以承担月供的,但在还完月供之后,也只能剩下1500左右,聊胜于无吧。倘若每月的资产性收入能够达到三万的量级,我的内心应该会更安定些。

现在的目标就是,假如公司挂了,全无收入,在这样的情况下,仅凭投资理财就能养活自己,同时还能补贴家用。这个事情放在几年前是无法想象的,因为没这么多钱来做投资,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固定资产。现在是有这个信心,也有这个资本了,剩余的只是看怎么去操作而已。

今天个人所有的现金、股票、虚拟货币资产总额达到了今年以来的最大值,35万多一点,在跌了一个月之后,能够在月底这么涨一下,心情还是愉悦的,更何况这个月的支出很多,光租房的押金就退了一万一,阿姨工资和房贷固定支出也是一万一,另外还买了一些望远镜设备,几项开支加起来已经接近25000了,好在爸爸补贴了两个月的阿姨工资,让账面上稍稍好看了一点。

接下来还是不能太浮躁,慢慢来,我还是要多花一些时间来思考,总觉得过去几年做得太多,想得有点太少了。

当然,还是希望房子能尽早租出去。

一点点小思考

· 刷牙苏TT ·

从第一次在股市开户算起,到现在也有六年多了,但是要说投资经验,也并不丰富。前两年买股票是靠碰的,后来又买基金,两边都亏得一塌糊涂。

15年初开始买P2P,17年上半年开始炒币,几波红利还是有赚到一点点的。

要说真的开始有点明白投资是怎么回事,却是从18年开通美股账户之后的事了。

由于美股入金和提现都比较麻烦,尽管是T+0的交易,但是买入了股票也只能忍着不动。于是亲眼看到入手的网易在两年间从亏损到几乎翻倍,之后买bilibili,18美元买入,最多跌了40%,仍然没有卖,这样一直持有一年多,直到现在接近30美元。

这样的一种被动减少交易频次,让我发现,只要看好这个公司,能够理解它的业务,那么买入不动就是最好的操作。

在经历过几次大起大落后,我在炒币时也终于有了一套自己的交易规则。三年来,躲过的大坑总体上比跳进去的坑要多,即使是在币市最低迷的时候,我的账面上还是盈利的,现在虽然本金很少,赚得也不多,但是满足感还是有的。

唯有A股,六年多过去了,之前亏的钱,还没有填上。

今天华大基因莫名大跌,看不懂,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买错了。但是回看之前卖掉的那几只股,其实在卖掉后也有大跌,只是时间早晚罢了。于是我开始想起自己买美股的经历,为什么在交易美股时,最多本金亏损已经接近20%,我还是没有紧张过,如今美股账面浮盈早已超过50%。而A股累计跌个10来点,就马上想着去换一只靠谱一点的股票。是我的眼光不行吗?好像也不是。想来想去,还是因为自己在A股的操作中习惯了六年多来的节奏。A股的买卖太方便了,钱的进出也方便,想补仓时,银证转账一秒钟就到账了,亏了总觉得可以加仓搏一把反弹,加仓了一个星期没见启动,就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买错了。投资如果没有定力,那跟赌钱也没什么区别了。

投资这件事上,一个极端的例子就是房子。我跟哈哈的第一套房子是10年底买的,80多万,第二套房子是17年买的,230多万,第一套房子直到去年才卖,卖了220多万,然后用这笔钱又买了一套260多万的房子。每笔交易之间间隔数年,对于资产增值的贡献却远大于金融投资。第一套房子买了之后的五六年里,从没想过房价的事情,忘掉得失,反而能够得到很多。

投资的确是个大学问,25岁的我不懂,28岁的我瞎折腾,如今我32岁,是要去好好思考这个问题了。

拖延了很久的更新

· 刷牙苏TT ·

上一篇日志还是去年生日,半年前的事情了。

最近这半年,公号也没更,每天都在忙工作上的事情。

回过头来看过去半年做的事情,并没有什么成就感,花时间最长的是搞了一个分销商城,各种乱七八糟的需求,折腾来折腾去,结果上个月说这个项目不搞了。另外一个项目跟它用得是同一套代码,本来说是直接替换的,结果两边的需求根本就不一致,又是各种修改,直到现在还有些问题。

第二个项目是一个开发耗时旷日持久的健身房小程序,钱也不多,拖拖拉拉弄了大半年,总算是接近上线了。

第三个项目是一个教育机构的H5,对接起来也是无比繁琐,当时还没有找July来做后端开发,找的是Reno,沟通成本很高,在各种折腾后,终于在十二月份了结了。

然后是一个幼儿园配餐的系统,今年一月份开始做的,过年期间把其他项目优先级都调低了,专门来弄这个,甲方反馈还是不错的,问题是钱少。本来对方就缺钱,又赶上疫情,幼儿园都不开学,不开学就没有收入,没有收入开发经费自然就很少了。

中间还穿插了几个小项目,做完也没有之前完成一件事情的满足感。就是这样,忙忙碌碌了半年,也没有做出什么有意思的事情来。

临近五月了,过往这些忙碌着的事情终于开始一件件了结,我想,应该快要回到原来的生活节奏了。

一月份的时候,我跟哈哈还计划着,过年期间去找个下雪的地方,带上嘟嘟去看雪。计划的八字还没有一撇,新冠病毒就来了,所有的出行计划泡汤,每天的生活也开始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了。

至少,我在高中之后,就从来没有在家连续呆过这么多天。过去这三个月,我主要都是在家工作,出门的次数极少,直到四月份,才稍有改变,至少每晚会带着嗡嗡出去走一走了。

嘟嘟上个月就去了爷爷家,二月底的时候,嘟嘟在这边网课,刚开始只是在iPad上看视频就还好,把嘟嘟的房间门一关,嗡嗡就不会进来打扰了。后来可以通过电视上课了,嗡嗡的处境就比较尴尬了,嘟嘟一上课,阿姨就得带着嗡嗡出去,或者去房间里玩,结果嘟嘟也没上好课,嗡嗡也不能开心地玩。所以最终还是把嘟嘟送去花都,让我爸我妈去跟他折腾,嗡嗡就由我们带着了。

嗡嗡昨天一岁十个月了,回想起嘟嘟一岁十个月的时候,我们带着他去厦门玩了一个星期,在鼓浪屿的那几天,格外安静、舒适,每天带着他去海边玩沙子,玩累了就在岛上吃点好吃的东西,晚上嘟嘟早早地睡下,妈妈在旅店看着他,我跟哈哈便出来浪。嘟嘟那时不认识大猩猩,硬说一个玩具猩猩是狗狗,我纠正了很多次以后,他才勉强承认这个是一只猩猩狗。

而一岁十个月的嗡嗡,也许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机会跟我们出远门了,我前几天跟她说,五一假期的时候我们会去爷爷家玩,这就让她兴奋了很久。每天晚上她都说要坐火车、坐地铁去爷爷家,自己还发出“奇卡奇卡呜~~”的火车声音。对于她来说,去一趟爷爷家,那就是很远很远的段旅程了。

在疫情开始前,嗡嗡每次说话很少能超过三个字,由于疫情的缘故,我们每天都陪着她,跟她说话,跟她玩。到二月份的时候,嗡嗡已经能说很长的句子了,虽然没有同时期的嘟嘟那么流利,但已经是非常大的进步了。所以陪伴真的很重要,在嗡嗡出生后的这一年多里,因为工作以及家里有一个哥哥的缘故,我们总是很难分出太多的时间来陪伴她,而这次疫情,让我们可以更长时间地与嗡嗡在一起,只要陪伴她的时间够了,她便开始飞快地长大了。

前几天,哈哈说她考虑过一个问题,如果我们卖掉一套房子,去一个不太发达的地方生活,是不是可行呢?这几天我还真的好好思考了一番,以现在的房价,如果卖掉我们现在住的这一套房子,剔除掉贷款和手续费,似乎也足够我们去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过一辈子了,当然前提是这笔钱可以有一个比较靠谱的理财收益。如果两套房子都卖掉的话,那么即使是买一个固定收益的理财产品也足以支撑一个很好的生活质量了。想想人生很多时候就是这样,辛辛苦苦算来算去,想着多挣点多挣点,倒不如把烦心的事情抛掉,说不定也能别有一番天地。

就写这些吧~

32岁

· 刷牙苏TT ·

很平静地,迎来了又一个生日。

我的生日刚好是公司的挂牌日,一早,大家便驱车去南沙。到了南沙并不是直接吃海鲜,而是先叫了几碗双皮奶和姜撞奶,两个鹅蛋,一碗鱼皮饺子。等吃了五分饱,才去海鲜市场买海鲜。

廖sy说这应该是自己吃过最“贵”的一顿饭了,说最贵,倒不是因为价格,五个人消费2000来块,并算太夸张。但是从食材来看这顿饭的实际价值,可以说是非常高了:一只帝王蟹,几条手臂粗的濑尿虾,巴掌长的大头虾,以及各种海味,这样的水准,不仅是他,我也是第一次吃到。

几个月前,跟我爸聊到现在工作的状态,他说,如果今年收入到不了二十万,就去大公司找份工作吧。他又说,最坏的是我的前公司,害人不浅。我说,我觉得一个人的目光还是要放长远一点吧。我从不怪我的前公司,相反,我很珍惜这段经历,它让我见到并体验到一段失败创业历程,没有这样的经历,我又怎么敢跟人合伙开公司?

当然,我很清楚,我爸只是不理解,为什么我一份好好的国企工作不要,要去一个创业公司,结果创业公司又遇到经营困难,我只好跟人合伙自己开公司,公司开了一年多,又没见我赚什么钱,每个月拿着7000的月薪,不知道在干什么。

我爸想不明白,我有时也得好好想想才能明白。还记得在28岁时,我决意离开报社,于是对LY说,我今年28岁,我觉得自己还有机会,还可以出去闯一闯。LY说他比我大12岁,也是属兔的,他也会受到很多来自外界的诱惑,但他还是看好国企的发展。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我在路上偶然碰到LY,他说他也离开报社了,去了一个跟大数据相关的机构,他说,人还是要认清形势。

我在28岁转身,LY在40多岁转身,虽然转身后选择的道路是不一样的,但至少证明原来的那条路,并不值得继续走下去。

而我现在的这条路,便是值得继续走下去的吗?我不知道,又或者说,我知道,但是需要时间去验证。

生日于我而言,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手头有项目在做,我照样还是得完成手头的工作;早上起来照样还是要跟嗡嗡聊聊天,然后分她一点早餐,看着她拿着饺子像模像样地吃着,然后奶声奶气地叫一声“爸爸”;从南沙回来,下午五点多,照样还是得去嘟嘟的学校接他放学,今天嘟嘟的拼音测验又没拿满分,我得看看是怎么回事。工作也好,生活也好,今天与昨天并没有太大分别。只是,我知道自己的生命年轮又多了一圈,心中便多了一个概念:我32岁了。

我57岁的爸爸不能理解我的选择,我到他那个年龄时,也许也一样不能理解嘟嘟嗡嗡的人生选择,今天早上,我在去公司的路上,想到自己如果能活96岁,那自己的生命才刚过三分之一,未来的可能性还多着呢,余生如此漫长,我甚至还有时间把过往的32年人生重活两次,那就算失败一次,又如何呢?

更何况,直到今天,我仍然相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愿明年的今天,我仍然相信我的相信。

· 刷牙苏TT ·

刚刚做完一个项目,不知为何,突然心里有种很强的失落感和无力感。

就好像是跑完一个长跑,但是看了看成绩,发现跑得很一般。

出去走走吧。

快过年了,人生进入第32个年头。静下来的时候,想到嗡嗡像我这个年纪的时候,我已经60出头了,也许未来的医学会很发达,60岁的我还能很健康,可是对于那时80多岁的爸爸、妈妈,100多岁的奶奶呢?那一天离现在,也就30年而已,从出生到而立,放在时间长河中,已经微小得可以忽略不计了。

旧房子卖了,转手又买了一个,纯粹为了嘟嘟嗡嗡的学位,交易全部完成大概要等到三月底。

公司搬家了,原来的地方我们叫它基地,新的地方我们叫它第二基地。因为我想到阿西莫夫的《银河帝国》,书中那个神秘的第二基地。

2019年开始的时候,我没有写去年的回忆,也没有新年的展望,我只是在公号上推了一篇文章:2019年,六岁的嘟嘟。

过去的2018年,的确发生了一些大事情,公司慢慢上正规、嗡嗡出生、哈哈死里逃生、搬家,个人财务上也有很大的变动。

年中的时候,BL的项目让我们的确滋润了几个月,不过后来BL自己搞不定,快挂了,合作也就搁浅了。好在舒服了几个月后,战斗力还在,于是在18年的后几个月接了不少单子。

要问我18年过得怎样,我觉得挺好的,人到中年,能够不变得庸碌,那就挺好的。

至于19年,公司会有变动,马仔要出国,未来有许多不确定的地方,不过好在我们有许多新点子,19年有足够的时间去实现。去年接的单在陆陆续续回款,新年公司财务上压力应该挺小的,不过我也不懂财务,好好做项目吧。

恩,就这些。

现在就出去走走,今天天气真好。

31

· 刷牙苏TT ·

31岁了。

当初二十来岁时,觉得三十岁还是挺遥远的事情。真到了三十,一年的光景就很快过去了。

去年生日时,人在马来西亚,跟哈哈一起带着嘟嘟,坐着旅游大巴,行驶在高速公路上。

今年生日就平常许多了,早上睡了个大懒觉,醒来以后就收到了嘟嘟的生日祝福,然后跟哈哈去嘟嘟的英语培训机构做家长面访,嘟嘟几个月来的英语有很大进步,从老师的言辞里可以看出来,他们似乎对嘟嘟很是满意。

然后一家人在黔言吃贵州菜,酸萝卜和黄牛肉都很不错,好吃。

下午开始就在家里加班干活,弄到接近晚饭的时间,晚餐时,哈哈专门做了一个生日蛋糕,嘟嘟唱了生日歌,我抱着嗡嗡许了愿,然后跟嘟嘟一起吹生日蜡烛。

爸爸的车停在楼下,因为占了其他车的出口位置,要赶着去开走,所以只有妈妈在家跟我们一起过生日,吃完蛋糕,她也匆匆忙忙回花都了。

晚餐后,跟嘟嘟玩了一会游戏,然后督促着他去洗澡,讲睡前故事,讲完没多久,嘟嘟便睡了,去我们的卧室一看,嗡嗡也刚好睡着,这兄妹俩怕是心有灵犀,尽管分开睡觉,但总是同时睡着。

然后趁哈哈洗澡的时间,又加了会班,之后一起看电视,这一季的梦想改造家是真的好看,边看边在想马仔的房子应该怎么改。

看完电视,一看时间,已经是一点多了,想想手头的项目还有点尾巴,于是又继续加班,弄到两点左右,才算是告一段落,终于有时间记录一下生日这一天的生活。

公号有段时间没更新了,最近工作有点忙,希望31岁能够给自己、给这个家带来更多希望吧。

晚安。

2018.08.08

· 刷牙苏TT ·

今天这个日子挺好,回想起来,距离北京奥运开幕式那天,已经有整10年了。

北京奥运的时候,我在学校,暑假没有回家,而是做工作室的项目。具体是什么项目倒是不太想得起了,我只记得在闷热潮湿的空气中,伴随着宿舍风扇的嗡嗡声,在电脑上看完了开幕式全程。

那是大二的暑假,一身的荷尔蒙无处发泄,只好把所有精力投入到学生会和工作室上面。大二的时候,我专业能力并不强,做设计还是件比较费劲的事情,对代码也谈不上熟悉,所以做事情效率并不高。

在翻看当时的相片记录时,发现08年8月12日有一次高中同学聚会,但是几乎完全回忆不起来了。然后又回看08年8月的qq空间,发现很多好玩的东西,比如下面这两个:

然而若不是翻出来重新看到,这些留言和事情也是完全不记得了。

小嗡嗡一个半月了,发现已经不太能够想起嘟嘟一个半月时是什么样的了。

这些年,真的忘了好多事情。

从上个月起开始写公号了,每周一篇,记录嘟嘟和嗡嗡的成长,因为我发现自己哪怕再努力,也总是会忘记很多关于他们的成长点滴,头脑这种东西,的确不太可靠。

最近的一些事

· 刷牙苏TT ·

又隔了四个月没有写东西了。

这几个月没有更新,主要的原因还是忙。从年前开始,先是做语音红包的小程序,然后开始做答题小程序和亲子作业小程序,然后开始搞美丽折的网站和小程序,到最近一个多月折腾的成长时光机,中间一直没有停歇过,通宵的次数也多了起来,整个人很接近大学时做工作室时的状态,区别只是那年我二十,今年我三十。接下来不知道节奏会不会放慢一点,毕竟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创业过程中,不多付出一点,想要回报也的确不大可能。公司成立到现在有大半年了,各方面的发展都不错,人还是那几个人,事情多了不少,而且也抱了个大腿,工作忙是忙点,收入还是有保障了。

最近小程序大火,手头的单全部都跟小程序有关,踩了无数个坑,现在总算是熟门熟路了,期间也做了几个还不错的东西。大学的时候,做什么事情都喜欢去QQ空间写篇日志罗列一下,这当然也不是什么坏事。不过十年后的自己,这种表达欲望大为下降,可以说是几乎没有了。这便是随着年岁的增长,心智也会发生改变吧。

林海的儿子出生了,嘟嘟当上了表哥,他对自己成为表哥的事情还是很上心的。前两周跟林海他们在饭店吃饭,嘟嘟看到大姨奶奶吃完饭出门了,赶忙追了上去。后来一问才知道,他要跟大姨奶奶去看小表弟。最快再过不到一个月,最多一个半月,小嗡嗡也要出生了,那时嘟嘟就真正当哥哥了,那时我们一家四口,又会是怎样的情形呢?

嘟嘟最近开始学英语了,每周都要去上课,每次两个小时。学英语这件事情,是他自己提出来的,我们把他晾了几个月以后,才给他报的名。嘟嘟对于学习的热情还是超出了我的预期的,每天让他练习,有时我跟哈哈脾气差,批评他,他也没有怨言,批评完了,眼泪也流了,问他还要不要学,永远都是回答“要”。我试问自己,如果在他这个年纪,学习上遇到挫折,会不会放弃,我想应该会放弃。如果嘟嘟在未来的人生路上,都是以这样的态度去面对,我相信他会走得很好的。客观来看,嘟嘟在语言方面的确很有天赋,他的年龄比班上同学都要小,但口语和听力几乎是最好的,对于一个五岁的孩子,真的不能要求更多了。

上个月开始,我们让嘟嘟自己睡小床了,他也很接受这样的安排,不过最近几天,他要求重新跟我们睡,我跟哈哈商量过后,同意了他的要求。嘟嘟是一个很“缺爱”的孩子,同时也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孩子,只要给他一点点,他就很开心了。我们答应他重新跟我们睡大床的那一天,他洗完澡蹦蹦跳地走出来,那种快乐的神情,纯净得让人看了想落泪。也许有很多理论会说分房睡有多么正确,跟父母睡有多少弊端,但我始终认为这还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孩子的成长从来不需要人为干预太多,他有他的选择,我们也应当尊重他的选择。

另外,最近开始整理阿嫲的日记和回忆录,想象中那些大历史背景下的事件,在阿嫲的日记里,却变成了一件件琐事,看起来总是那么无足轻重,但阿嫲那样一字一句地记录着,大概于她而言很重要吧。有时在整理的过程中,脑海中会回想起《Remember Me》的主题曲,阿嫲笔下的那些人和事,再过几十年,也许就不会再有人记起了吧,如果不再有人记起,他们便永远湮没在宇宙中了。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如此,过几百年几千年还被人记住的,已经是凤毛麟角,而这凤毛麟角的其中,绝大多数又已经化为符号,不再有血肉和灵魂,想想也挺悲哀的,也许我能做的,只是让某些人和事被遗忘得慢一点罢了,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让他们慢一点被遗忘就已经很好了。人都是渺小的个体,让每个个体的光芒再亮久一点,就可以让那些活着的心灵更温暖些。

2017

· 刷牙苏TT ·

时间来到了18年1月5日,嘟嘟五岁生日,当初那个47厘米的、瘦瘦的小生命,现在有1米1高了。感觉嘟嘟出生还是昨天的事情,可一细想,却涌出一大堆回忆。那时每天晚上都会带嘟嘟出去玩,有时用小推车推着,有时用手抱着。那时的嘟嘟多轻啊,抱着他从文化里走到共和大街,又从共和大街走到寺右新马路,绕一个大圈走回来,不知跟他说了多少话,这些话今天都不记得了,只记得那一个个夜晚,在珠江边、在大街上,他从不会说话,到会说“灯”,再到后来一首接一首地唱歌……那么多美好的时光,随着他的长大,都只能存在在记忆里了。

还有大约半年,小嗡嗡也要来到这个世界了,我跟哈哈说,当小嗡嗡出生后,我还会有这么多精力去陪伴ta吗?可能不会了吧,感觉我已经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嘟嘟,如果再重复过去这五年的种种,真不知道是怎样的景象。可是嘟嘟出生前,我也没想到自己会投入这么多精力吧,人生有太多未知,在未来没有到来之前,想象与现实总是会有不同的。

嗯,接下来聊聊2017年吧。

2017年过去了,对我来说,这一年恐怕是生命中变化最大的一年了。

这一年,从29岁到30岁,29岁丢了工作,30岁收获了一个公司,我的人生像一个大螺旋,转来转去又转回了创业这条路,希望新的一年,这条路能走得更远一些。30岁生日是在国外过的,过程平淡无奇,但启程时,小嗡嗡已经在哈哈的肚子里了,我们一家四口,就这样共同经历了人生第一次出国旅行。

这一年,有大半年在弄新房子的事情,不过最终也没搬,嘟嘟说想等电梯装好了再搬,没关系,那就再等等吧,搬家这件大事留给2018年。

这一年,朋友们似乎都在离开广州,钟啸、周峰、小孟、科长……这座城市里的陌生人越来越多,大家都为了自己的前程各奔东西,或许如妈妈所说,再过一些年,大家又会重聚,人生的聚散离合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这一年,读了不少书,书单如下:

1、明朝那些事儿

2、人类简史

3、一九八四

4、万历十五年

5、时间移民

6、黄金时代

7、鱼羊野史

8、未来简史

9、2018

10、一句顶一万句

11、儿童教育心理学

12、美丽新世界

平均一个月一本,有好几本是大部头,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重拾阅读对我来说很重要,虽然很多时候是听不是看,但有总比没有好。

这一年,经历了股票收益从负到100%的疯狂,也经历了下半年市值不断缩水,几乎要回到原点的无奈。年中抓住了虚拟货币的尾巴,小赚一笔,九月份关停国内交易所,被迫退出。十一月国内交易所成功出海,于是再度入场,短短两个月,以相当于股市十分之一的投入,获得了超过股市一年的收益。不知道新一年会怎样,只希望投资都能有回报吧。8月到10月,有三个月几乎没有任何收入,全靠吃过去的老本,也幸好过去这几年还有点积蓄,最糟糕的日子过去了,至少是三十岁前最糟糕的日子,伴随着三十岁的生日,过去了。未来也许还会有糟糕的时候,但经历过,就不会怕了。

2018年的此刻,我和哈哈30岁,嘟嘟5岁,嗡嗡0岁,爸妈55岁,奶奶74岁,还有哈爸哈妈不知道多少岁……希望这一年,大家都能健康、快乐。

在家

· 刷牙苏TT ·

今天起床以后肚子疼,头也晕晕的,估计是昨晚吃了没煮熟的四季豆,想了想,还是不去上班了,于是在家呆了一天。

哈哈怀孕了,这对全家来说都是一个好消息,嘟嘟给哈哈肚子里的BB起名叫小嗡嗡,我问他是不是蚊子的嗡嗡,他很认真地说:是小蜜蜂的嗡嗡。

上个星期一陪着哈哈去医院做NT检查,第一次从B超里面看到了小嗡嗡。相比于之前的嘟嘟,小嗡嗡似乎很安静,只是在哈哈肚子里面吃吃手指头、蹬蹬腿。之前小嘟嘟就闹腾多了,第一次在B超里面见到他时,各种手舞足蹈,恨不得马上就从肚子里面蹦出来了。

新房子电梯的事情似乎也快列上日程了,据说最快二三月就可以开工,不过在这之前应该会先搬进去。现在厕所漏水的事情还没有搞完,因为是售后维修,装修公司也不是很上心,要每天打电话才过来干活,估计搞好都是元旦以后了,然后花十几天打扫布置,该处理的家具处理掉,争取一月中旬搬进去。

不太舒服,就写这么多吧。。。

杂事-171112

· 刷牙苏TT ·

哈爸前几天不舒服,住院了,昨天打电话过去,说没什么事了,检查一下就能出院。没想晚上八点多突然来电话说要做一个心脏搭桥手术,于是跟哈哈匆匆忙忙打车赶去顺德。从广州到顺德大良,说远不远,说近不近,打车大概要一个小时多一点。刚上车没多久,就听说手术已经开始了,还正发愁路上有点堵,收到消息说手术已经顺利完成了。待我们赶到医院,人已经在病床上好好地躺着,没什么大碍了。

后来才知道,心脏搭桥手术并不是真的要切开心脏搭一个桥,只需要从手臂血管的位置注入一个支架,然后随着血液输送到心脏,在堵塞处,支架自己就会把血管撑开。所以说起来比哈哈之前的手术还要简单,也不用麻醉什么的,手术完以后只要安静修养即可。虽然今后免不了要长期吃药调理,但也让人安心了。不过哈哈还是为了照顾爸爸,一宿没睡,今天一整天都像游魂一样,晚上十点来钟就爬上床睡了。

昨晚在去顺德之前,是跟钟啸和新星吃饭,他们终于都要回上海了。钟啸是早就回了,新星下周就回,嘟嘟今后大概就不太能见到干爹干妈了。随着朋友们陆陆续续离开广州,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离愁别绪的。广州的工作大环境的确不是太好,从就业环境再到待遇都不及北上深杭,大家的远离也很正常。不知道我能坚持多久,创业不易,特别是在广州这种地方,加之性格上又不是那种一马当先,四处吃得开的,也许我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搞清楚什么状态才最适合自己吧。

当然,最近公司的好事还是有的,双十一那天,终于领到了三个月来的第一笔工资,3000块钱,估计这点钱很快就会被花掉了,但也好歹聊胜于无吧。加上最近项目好像还挺多的,看样子公司活下去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上个星期六公司挂牌,同时也是我的公历生日。不过我既没有去参加公司挂牌,也没有过自己的三十岁生日,而是跟哈哈带着嘟嘟,坐着旅游大巴,从新加坡坐到了马来西亚。我们三个人的人生第一次出国,坦率地说有些乏味,先是坐船到香港,然后飞到新加坡,匆匆忙忙吃了顿团餐,就入住酒店,第二天说是游览新加坡,其实也就玩了不到一个小时,剩下的时间不是在购物点就是在车上;第三天到了马来西亚怡保,参加一个凤厨下南洋的活动;第四天又是漫长的大巴时光,以及各种购物点,真正游玩的时间也只有一两个小时,不过那天我和嘟嘟第一次住了五星级酒店;最后一天也是漫长的坐车,不过总算正儿八经地去了水上清真寺之类的景点,而且中午是在哈哈舅舅开的餐馆吃的饭,这还是比较有意义的。晚上八点多的飞机,回到广州已是凌晨,嘟嘟一直很兴奋,折腾到差不多三点才睡。

这次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之旅,对于嘟嘟而言,应该还是不错的,毕竟之前从未经历过,他回来以后也表示很开心。对于我而言,还是乏味了些,如果让我选择,我情愿去一个小岛上躺五天,也不想像这样在车上坐三天,在酒店睡一天,在购物点耗半天,然后吃喝玩乐加起来半天。

不过印象深刻的地方还是有的。去怡保那天,去了当地的顺德会馆,接触到了原汁原味的马来西亚侨民,不得不说,现在这种海外地方性的会馆已经非常没落了,年轻人对它毫无兴趣,都是一些老人在打理,会馆本身也有些萧条破败。可以看出来,曾经叱刹风云的华人商会,现在也开始慢慢式微了,看了教人有点心酸。

等过段时间手头宽裕一些了,还是要再带嘟嘟出国玩一趟~

农历的三十岁

· 刷牙苏TT ·

一大早,还在迷迷糊糊中,就接到奶奶打来的电话,祝我生日快乐。

我知道,今天是我的农历生日。古人的三十而立,应该是自今天起。

嘟嘟出门上幼儿园时嚷着让我送,我猜是哈哈在催他快点穿衣服的缘故,哈哈跟嘟嘟解释了几句,便带着他匆匆出发了。刚关门,又听到她的敲门声,好像是忘了带什么东西。哈哈拿了东西再次出门时,我听到门外一声轻轻的“生日快乐”。

回到房间,继续躺了一小会,无奈睡不着了。于是爬起来,吃完早餐,看到小时候的日记还堆在书桌下。我记得自己二十岁生日时的很多事情,但十岁生日发生了什么,却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于是开始一本一本地翻看小时候的日记。说来也奇怪,我能找到9岁、11岁、12岁甚至16岁的日记,却找不到10岁的日记了,1997年的日记,只写到了10月底,再往下看,却已经是差不多11月底了,这中间一定还有一本日记本,可是我找不到它了,于是那段记忆也找不回了,就好像从没存在过一样。

也许十年二十年后,再回想我的30岁,也有很多记忆找不回了吧,10多岁时,几乎每天都写日记,后来日记变周记,也基本没有间断过。可是工作后的这些年,先是周记变得断断续续,到后来周记变月记,月记变年记,最后恨不得年记也没了。

偶然翻到2000年写的一篇科幻作文,想象自己来到了2100年的世界,充满了奇幻,也充满了对未来世界的悲观。我大概是活不到2100年的,但是嘟嘟也许会,那时他87岁,应该还是一个健康的老人。有了孩子之后,对未来的态度似乎会发生一些改变,最近在看大刘的科幻短篇,每每看到对未来的悲观预测时,心中多少有点抵触,我想,这大概就是一个孩童和一个父亲对于未来态度的区别吧。

现在是早上九点半,我的30岁才刚刚开始,希望今天又是愉快的一天。

入秋

· 刷牙苏TT ·

广州的天气也是没个准,上个星期还热得恨不得在街上裸奔,到了周末就狂风大作,穿了长衣长裤还觉得冷。不过听说过几天气温又要回升,可能这次只是短暂的入秋,夏天的气息还有机会嗅到。不过不管怎么说,秋天总算是到了。

这两天没去上班,新房子的厨房在装橱柜,需要有人看着。电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装,今天中午在楼梯间碰到隔壁邻居蓝先生,负责张罗装电梯的事情的,打听到现在还只有一半的住户交了钱,按这个速度,今年内怕是搞不定了。

近期张罗着把旧房子卖了,然后去花都买个大房子给爸爸妈妈住,得知这个消息后,爸爸妈妈的看房热情空前高涨,不过就新房子装电梯的进度而言,是赶不上花都房子年底的涨价潮了。

今天中午下楼觅食,本来只想在小区附近随便找家餐馆解决,走过去才发现都挤满了人,于是沿着寺右新马路一路走到了报社。好久没有在中午的时候经过这里了,在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初五年,每天都要从这里进进出出,不过现在看过去,已经有些陌生了。可能是受289创意园的影响,报社旁边的小餐馆纷纷倒闭,变成了卖花的、卖文玩的,之前那家没有生意的理发店倒是一直都在,还是冷清得很,也不知道它是怎么活过这些年的。

在报社楼下碰到了两个半熟不熟的前同事,跟前一个同事只是点了下头,跟后一个寒暄了几句,被问到现在在干什么,答曰自己在开公司,问公司是干什么的,支支吾吾也没说清楚,又问为什么自己出来创业了,答曰好玩。嗯,我也想不到有什么更好的回答了。

新公司的注册几番波折,昨天又签了几个字,估计这回能注册下来了吧,之前宁帆问我公司注册的流程,我说不清楚,结果现在自己真的开公司了,对公司注册流程照样还是不清楚,看来我这种人都是做不了老板的了,能够当个合伙人,怕是最好的结果了。

过去这两个多月的运气的确不怎么样,股票又亏钱,比特币又不让买,收入又还没有,也不知道这样的状态还要持续多久,希望TY的赔偿款快点到账吧……

新开始

· 刷牙苏TT ·

有一个月没写什么东西了,这个月发生了一些新鲜事,大概也是可以记录一下的。

过去的这个月,看完了黄金时代,看了好几个月的鱼羊野史也终于到了收尾阶段。重新开始阅读已经一年了,到 目前为止,已经看完了14本书,其中有三体、明朝那些事、文学回忆录这一类的大部头。进入互联网时代,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以后,人会变得浮躁,不愿意去重复获取信息。我发现自己也有这样的问题,看过的书,往往就不愿意再看一遍。而在小学和中学时,一本书、一张VCD,总是要反反复复看,三国前前后后读了三四遍,红楼也看了两遍,小学时,妈妈买回来一张《狮子王》的动画片VCD,我前后看了大概有几十遍。现在看来,这其实是个很好的习惯,很多东西,看完以后,过一段时间再看,感受会很不一样。接下来,在看新书的同时,也要适当加入一些旧书了,温故知新还是很有必要的。

新公司在大家一阵忙碌(尽管我并没有怎么忙碌)后,终于开始慢慢步入正轨,时隔十年后再次创业,感觉有点微妙。首先,它并不让人兴奋;还记得当时搞neoG工作室时,我恨不得告诉所有人自己创业了,而现在,更多的只是想做好眼前的事情。其次,它仍然可以让人对未来抱有希望;兴奋和希望似乎总是相伴的,但这次创业,却是没有兴奋的希望,我知道未来是可期的,但并不乐观。如果只是做外包,那就是把neoG的路再走一次,饿不死,但也没什么意思;所以产品是必须要做的,我可以想见过程中会有多少困难,能不能成功,只能尽力,然后看运气吧。

嘟嘟暑假回来以后,从行为到心理的问题很多,按老师的说法,像是变了一个人。花了快一个月的时间,算是纠正了七七八八,感觉自己可以写点文章,尝试当一个育儿博主了。

最近这两个月都没什么收入,钱却在不断地花出去,真是越到花钱的时候越没钱。不过花出去的钱也算花对了地方,电梯的事情算是比较确定了,希望春节前后能够搬新房子吧。

第一次尝试早上写东西,以后可能都会这样,现在上班的时间推到早上十点,在这之前的一两个小时,还是可以好好利用一下的~

清闲一周

· 刷牙苏TT ·

这一周基本呆在家里,没去上班,主要是把家里的事情处理一下,比如退掉数字电视机顶盒,去拿回装修押金什么的,明天还准备去南校把校友卡办了。

TY的问题,来得突然,不过我也很快有了自己的决定。

说是决定,其实也算没有选择的选择。找份工作虽然不是难事,但是真的要去投简历的话,又下不了这个狠心。如果还去给别人打工,感觉会陷入一个循环,从一个螺丝钉,变成另一个螺丝钉,这是一件很没意思的事情,哪怕那个螺丝钉比现在更大一些、更光鲜一点。

去年刚去TY不久,几个合伙人的小孩经常会来公司玩,当时有一个想法:哪一天,嘟嘟来我上班的地方玩的时候,我可以跟他说,这是爸爸的公司。

这次TY的危机,于我而言,倒是一个不错的机会。终于,当前方没有其他选择的时候,可以选择去自己创业了。说来也真巧,距离neoG工作室成立到现在,刚好十年。19岁时的创业,跟29岁时的创业,还真的很不一样。十年间,经历的工作环境和角色,可以说非常多了:

1.neoG——大学生草台班子创业

2.腾讯网——互联网公司

3.集团信息技术部——传统国企的公共架构

4.扎堆——体制内自发创业

5.日报新媒体——传统媒体新媒体部门

6.南方网——传统新媒体

7.舆情——体制框架下的领导主导型创业

8.TY——创业公司

有些事情,经历过了,没必要再经历一次。接下来,会有一个新的角色可以去尝试,我也希望真的有一天,嘟嘟来我上班的地方玩的时候,可以说:这是爸爸的公司。

 

变化

· 刷牙苏TT ·

可能用“变化”还是温和了一些,从昨天到今天,应该是一个突变。

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创业公司“突然死亡”带来的危机感,它正在发生,也许明天上午还是风平浪静,但我知道,这样的平静很快就要打破了。

虽然经历过各种创业的失败,但是这些失败基本是建立在“创业本身就是一个兼项”的前提之下,这一次创业是主项,它的失败近在眼前。

我还是比较幸运的,因为我不是合伙人,现在他们应该有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要处理和考虑。在我的角度来看,选择的余地还是有很多,不过现在还没太想清楚,甚至是走是留,也还没定论。

内心里,还是很喜欢这个团队的,这两年的时光,处于一种很舒服的状态。从外部环境来看,并不舒适,但从内来看,在这里感受到的是难得的自由。大学时,工作室永远是乙方,没有属于自己的产品,是带着镣铐的舞蹈;后来在报社的头三年,有过短暂的自以为是的自由,我以为可以随心所欲地发挥,但是体制和规则会把一件事情给活活拖死;在报社的后两年,谈不上好,谈不上不好,那只是份工作,尽了自己的全力,事情做得还不错,不过也没什么成就感;离开报社后的这两年,感觉是为自己工作的两年,虽然身心投入的程度远不及工作室的那几年,但所思说做都是为了团队。终于不是为甲方干活,终于不是为领导干活,终于可以按自己的想法去实现一些东西,这于我而言,是弥足珍贵的。

很快,一切会发生改变,也许很糟糕,也许不那么糟糕,但应该不会更好,至少在短期内不会更好。这是一个十字路口,怎么走,还没想好。

不过,还是要感谢这两年,感谢这段有点愉快,有点惋惜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