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了很久的更新

· 刷牙苏TT ·

上一篇日志还是去年生日,半年前的事情了。

最近这半年,公号也没更,每天都在忙工作上的事情。

回过头来看过去半年做的事情,并没有什么成就感,花时间最长的是搞了一个分销商城,各种乱七八糟的需求,折腾来折腾去,结果上个月说这个项目不搞了。另外一个项目跟它用得是同一套代码,本来说是直接替换的,结果两边的需求根本就不一致,又是各种修改,直到现在还有些问题。

第二个项目是一个开发耗时旷日持久的健身房小程序,钱也不多,拖拖拉拉弄了大半年,总算是接近上线了。

第三个项目是一个教育机构的H5,对接起来也是无比繁琐,当时还没有找July来做后端开发,找的是Reno,沟通成本很高,在各种折腾后,终于在十二月份了结了。

然后是一个幼儿园配餐的系统,今年一月份开始做的,过年期间把其他项目优先级都调低了,专门来弄这个,甲方反馈还是不错的,问题是钱少。本来对方就缺钱,又赶上疫情,幼儿园都不开学,不开学就没有收入,没有收入开发经费自然就很少了。

中间还穿插了几个小项目,做完也没有之前完成一件事情的满足感。就是这样,忙忙碌碌了半年,也没有做出什么有意思的事情来。

临近五月了,过往这些忙碌着的事情终于开始一件件了结,我想,应该快要回到原来的生活节奏了。

一月份的时候,我跟哈哈还计划着,过年期间去找个下雪的地方,带上嘟嘟去看雪。计划的八字还没有一撇,新冠病毒就来了,所有的出行计划泡汤,每天的生活也开始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了。

至少,我在高中之后,就从来没有在家连续呆过这么多天。过去这三个月,我主要都是在家工作,出门的次数极少,直到四月份,才稍有改变,至少每晚会带着嗡嗡出去走一走了。

嘟嘟上个月就去了爷爷家,二月底的时候,嘟嘟在这边网课,刚开始只是在iPad上看视频就还好,把嘟嘟的房间门一关,嗡嗡就不会进来打扰了。后来可以通过电视上课了,嗡嗡的处境就比较尴尬了,嘟嘟一上课,阿姨就得带着嗡嗡出去,或者去房间里玩,结果嘟嘟也没上好课,嗡嗡也不能开心地玩。所以最终还是把嘟嘟送去花都,让我爸我妈去跟他折腾,嗡嗡就由我们带着了。

嗡嗡昨天一岁十个月了,回想起嘟嘟一岁十个月的时候,我们带着他去厦门玩了一个星期,在鼓浪屿的那几天,格外安静、舒适,每天带着他去海边玩沙子,玩累了就在岛上吃点好吃的东西,晚上嘟嘟早早地睡下,妈妈在旅店看着他,我跟哈哈便出来浪。嘟嘟那时不认识大猩猩,硬说一个玩具猩猩是狗狗,我纠正了很多次以后,他才勉强承认这个是一只猩猩狗。

而一岁十个月的嗡嗡,也许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机会跟我们出远门了,我前几天跟她说,五一假期的时候我们会去爷爷家玩,这就让她兴奋了很久。每天晚上她都说要坐火车、坐地铁去爷爷家,自己还发出“奇卡奇卡呜~~”的火车声音。对于她来说,去一趟爷爷家,那就是很远很远的段旅程了。

在疫情开始前,嗡嗡每次说话很少能超过三个字,由于疫情的缘故,我们每天都陪着她,跟她说话,跟她玩。到二月份的时候,嗡嗡已经能说很长的句子了,虽然没有同时期的嘟嘟那么流利,但已经是非常大的进步了。所以陪伴真的很重要,在嗡嗡出生后的这一年多里,因为工作以及家里有一个哥哥的缘故,我们总是很难分出太多的时间来陪伴她,而这次疫情,让我们可以更长时间地与嗡嗡在一起,只要陪伴她的时间够了,她便开始飞快地长大了。

前几天,哈哈说她考虑过一个问题,如果我们卖掉一套房子,去一个不太发达的地方生活,是不是可行呢?这几天我还真的好好思考了一番,以现在的房价,如果卖掉我们现在住的这一套房子,剔除掉贷款和手续费,似乎也足够我们去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过一辈子了,当然前提是这笔钱可以有一个比较靠谱的理财收益。如果两套房子都卖掉的话,那么即使是买一个固定收益的理财产品也足以支撑一个很好的生活质量了。想想人生很多时候就是这样,辛辛苦苦算来算去,想着多挣点多挣点,倒不如把烦心的事情抛掉,说不定也能别有一番天地。

就写这些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Have you Subscribed via RSS yet? Don't miss a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