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岁

· 刷牙苏TT ·

很平静地,迎来了又一个生日。

我的生日刚好是公司的挂牌日,一早,大家便驱车去南沙。到了南沙并不是直接吃海鲜,而是先叫了几碗双皮奶和姜撞奶,两个鹅蛋,一碗鱼皮饺子。等吃了五分饱,才去海鲜市场买海鲜。

廖sy说这应该是自己吃过最“贵”的一顿饭了,说最贵,倒不是因为价格,五个人消费2000来块,并算太夸张。但是从食材来看这顿饭的实际价值,可以说是非常高了:一只帝王蟹,几条手臂粗的濑尿虾,巴掌长的大头虾,以及各种海味,这样的水准,不仅是他,我也是第一次吃到。

几个月前,跟我爸聊到现在工作的状态,他说,如果今年收入到不了二十万,就去大公司找份工作吧。他又说,最坏的是我的前公司,害人不浅。我说,我觉得一个人的目光还是要放长远一点吧。我从不怪我的前公司,相反,我很珍惜这段经历,它让我见到并体验到一段失败创业历程,没有这样的经历,我又怎么敢跟人合伙开公司?

当然,我很清楚,我爸只是不理解,为什么我一份好好的国企工作不要,要去一个创业公司,结果创业公司又遇到经营困难,我只好跟人合伙自己开公司,公司开了一年多,又没见我赚什么钱,每个月拿着7000的月薪,不知道在干什么。

我爸想不明白,我有时也得好好想想才能明白。还记得在28岁时,我决意离开报社,于是对LY说,我今年28岁,我觉得自己还有机会,还可以出去闯一闯。LY说他比我大12岁,也是属兔的,他也会受到很多来自外界的诱惑,但他还是看好国企的发展。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我在路上偶然碰到LY,他说他也离开报社了,去了一个跟大数据相关的机构,他说,人还是要认清形势。

我在28岁转身,LY在40多岁转身,虽然转身后选择的道路是不一样的,但至少证明原来的那条路,并不值得继续走下去。

而我现在的这条路,便是值得继续走下去的吗?我不知道,又或者说,我知道,但是需要时间去验证。

生日于我而言,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手头有项目在做,我照样还是得完成手头的工作;早上起来照样还是要跟嗡嗡聊聊天,然后分她一点早餐,看着她拿着饺子像模像样地吃着,然后奶声奶气地叫一声“爸爸”;从南沙回来,下午五点多,照样还是得去嘟嘟的学校接他放学,今天嘟嘟的拼音测验又没拿满分,我得看看是怎么回事。工作也好,生活也好,今天与昨天并没有太大分别。只是,我知道自己的生命年轮又多了一圈,心中便多了一个概念:我32岁了。

我57岁的爸爸不能理解我的选择,我到他那个年龄时,也许也一样不能理解嘟嘟嗡嗡的人生选择,今天早上,我在去公司的路上,想到自己如果能活96岁,那自己的生命才刚过三分之一,未来的可能性还多着呢,余生如此漫长,我甚至还有时间把过往的32年人生重活两次,那就算失败一次,又如何呢?

更何况,直到今天,我仍然相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愿明年的今天,我仍然相信我的相信。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Have you Subscribed via RSS yet? Don't miss a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