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25

· 刷牙苏TT ·

一月二十四日,广州市区下雪,这是广州一百年来的第二场雪。不过我们一家在花都,“成功”躲过了这场雪,这场百年奇观留给我们的只是小区里零星落下的冰粒罢了,但不管怎样,看到冰粒也总是好的。

在更早的一月十八日,我在上班的路上弄丢了大学的校园卡和报社的工作证,似乎每次变动前后,类似的事情都会发生,正如大四弄丢了从初中开始就伴随我的单车那样,仿佛向过去的一段时光告别,即使那个物件上承载了再多的回忆,可它终究是再也回不来了。只是当我买了新的羊城通,再坐上44路公交时,还是偶尔会回想起第一次去报社面试时,小心翼翼地把进入报社的贴纸贴在校园卡卡套上的情形。那张贴纸伴随我从踏进报社的第一天到踏出报社的那一天,最终跟我的工作证和校园卡一起,消失在了这座城市……

一月二十五日,是小嘟嘟单独跟爷爷、奶奶、太婆在花都度过寒假的第一天,也是我在名义上从属于报社的最后一天,那天天空很蓝,仿佛儿时在雪后初晴所看到的情形一般,只不过雪早已见不到了,只剩明晃晃的太阳在肆意发光发热。我在总监群里发了一段离别的话,待收到每个人的祝福后,便退了群,然后我陆陆续续退掉了其他的群,没有犹豫,也没有截图留念,就像一周前弄丢了校园卡和工作证一样,一切印记都不见了。

转眼又是几天过去了,虽然已经在TY上班,但似乎入职的手续还没办,所以从法律意义上说,我大概还是处于失业状态的。这份新工作对我来说,其实并不新鲜,因为从去年九月份开始,我就断断续续过来工作了。在我看来,兼职和全职的区别并不是太大,只是由于新公司离家更远,回家的时间便晚了许多。离开体制,进入创业公司,总是会有利有弊的,希望能够在这里再待三年吧,如果三年后这个公司还存在着,大概也是一个不错的成就了。

我跟哈哈从花都回广州以后,小嘟嘟就开始发烧,听说是细菌感染,这个家伙每次离开我们就会生病,真希望他能快点好起来。

最后,快过年了,希望一切都好,也希望我能在年前顺利入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Have you Subscribed via RSS yet? Don't miss a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