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

· 刷牙苏TT ·

原定小嘟嘟生日那天离职,不过后来事情有变,预计推迟十天。

下个星期一,我会正式提交离职申请,五年多的一段经历,也终于要告一段落了。

说是说五年多,实际上被划分成了三段,前面的两年多,在技术部,中间的一年,在新媒体,后来这两年,在舆情。想来倒也没有一个部门是待满三年的,不过也许是好事,如果真的待满三年,怕也不太会愿意动了。

星期三下午,HJ找我聊,说知道我要走,想让我去南方+,接替科长的职位。他也许是不知道,要走这件事,我跟科长的意见是一致的,走的时间也差不多。那天下午,HJ讲了很多,我并没有听进去多少,在我看来,一切的所谓挽留都是没有意义的,已经决定的事情也不可能因为几十分钟的谈话而改变。面上仍然是要表示回去考虑的,心里却已经在谋划第二天怎么写回绝的话了。

星期五下班有点晚,在等电梯的时候碰到曹总,在电梯里聊了许多话,曹总大概是我在报社最敬重的人了,他应该是不知道我要走的。临别时,他说有空去他办公室喝茶,他已经搬回19楼了,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中顿感些许落寞。其实,如果曹总还是分管我们的话,对于TY的邀约,我是未必答应的,如果HJ的话从他口中说出,也许我真的就改变主意了。

在一个日渐衰落的地方,心情总是复杂的,你知道有一条路可以让它暂时活下去,却也知道它是不可能走那条路的,而且即便走了那条路,未来也许仍然难逃一死。回想大四那年,我离开neoG,从NH拿回三方协议,婉拒了唐毅,放弃了WY,带着一半情怀一半迷茫来到南方,在报业最后的高光时刻,去做了一些不着调的事情。我很难去判断,这一连串的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只是这几年的经历,的确让我看明白了很多人和事,在个体和趋势的对抗中,趋势终究还是要胜的。但在这其中的唐吉坷德们,仍让我倍感敬重,我想曹总大概就是这样的人。他总是说集团这也不好,那也不好,但他一直在努力做一些事情。LCH说,曹总也终究也是个官,但我想,官与官之间大概也是不同的……

其实HJ那天有一句话说得对,我的性格是偏内向的,所以是不适合去带兵打仗的。不过他其他的话也有不对的地方,我的理想并没有这么高远,带兵打仗这件事情,我没兴趣,也做不到;我只想痛快地做事,只是很可惜,对于这一点,报社没兴趣,也做不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Have you Subscribed via RSS yet? Don't miss a post!